上周以来,视觉中国因图片版权归属问题,成为热议话题,令广大用户不满的,是视觉中国的“钓鱼维权”。不过,在普通公众认知中,图片尚有“版权”概念,而字体的版权,却知之甚少。在“被动侵权”的用户眼中,因其维权方式与视觉中国类似,方正字体被戏称是字体界的视觉中国。

早在2007年6月,方正电子曾经因天价索赔美国知名游戏公司——暴雪娱乐股份有限公司(Blizzard Entertainment Inc.,下称:暴雪公司)而轰动一时。暴雪公司是中文版计算机网络游戏《魔兽世界》的著作权人。

而“商业发布”被方正电子认为是字体应用最重要的一种方式,也是其著作纠纷的集中爆发领域。

“我们当时是在网上下载的‘迷你汉真广标简体’字体,方正的是‘汉真广标简体’,根本没有侵权。”上海麦苗logo设计方,广州比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王雪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金杰认为,一般意义上来说,如果享有著作权的字体,挂在网络上应该进行提示,声明所有权归方正电子所有,如有使用,需经方正电子授权或者付费。“如果不提示的字体,挂在网上的意图需要界定:如果是展示企业的作品,其他人不可以使用;如果是开放途径,未有明确说明的,用户的使用就很难界定是否已构成侵权。不过,尽管用户误以为免费,但用于商业目的,实质上也已构成侵权,这一类型容易引发争议。”

第六圈,同样是在大直道末端的14号弯,朱元杰尝试向前车发起进攻。但他切入内线的进攻线之后,却因错失了最佳刹车点从而略微冲出赛道,接着被身后的赛车抓住机会伺机超越,朱元杰排名掉至第七,并一直将此成绩保持到了终点。

2015年12月11日,方正电子在其官网刊登一则“郑重声明”,称目前互联网上出现的“迷你XX体”或“经典XX体”,其中的字形均原封不动的抄袭了方正字库中的对应字体。据此,前述广告公司采用的“迷你汉真广标简体”,或是“盗版”的方正字体。

“字体是委托广告公司给设计的,对侵权事件我们毫不知情。”2019年4月15日,上海麦苗总经理助理吴晗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据其介绍,2015年中,上海麦苗公司初创,随后委托广告公司广州比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比逗文化)对公司的logo“麦苗资本”进行字体设计。2015年末,双方完成交付,交付后的字体仅用在上海公司的门面、名片上。

字体版权如何“合理维权”?

避开碰撞之后的朱元杰,势必成为了车队获取积分的希望。面对来自“希望”和身后对手频繁挑衅的双重压力,这位年轻小将无论是在驾驶技术上还是心理调节上都做出了十分成熟的表现。走线、制动、开油,每一次进攻、每一次防守,朱元杰都几乎完美的拿捏好了分寸。直至方格旗挥动前的那一刻,朱元杰始终严守自己的位置,最后以全场第五名的成绩完赛。

周六下午进行正赛第一回合则充满了各种戏剧性。比赛灯灭的瞬间,刘铁铮的反应十分迅速,但身后的车手起步同样出色,于是在进入1号弯时被身后的对手卡住了内线,导致刘铁铮的排名暂时掉落至第四。随后在经过7号弯时,刘铁铮抓住了前方车手的一个微小失误,迅速抢回了第三的位置。

用户懵然不知已“侵权”

然而,毕竟其他老练的F4车手在处理赛道突发状况方面具备更丰富的经验,朱元杰最终在排位赛中排名第七。不过由于来自速马力车队的车手何子健在练习赛中发生了车辆引擎故障,导致其退后发车,于是朱元杰在他人生第一场F4正赛中以第六位发车。

在周五上午进行的自由练习赛中,朱元杰的表现十分稳定,单圈成绩波动幅度较小,最终在练习赛中以2:18:001的成绩排名第五。同样进行完全场自由练习的刘铁铮,却因屡遭慢车阻挡,最终没能获得理想的圈速,以2:18:976的成绩位列朱元杰之后一名。

据判决书,方正电子诉暴雪公司等在网络游戏《魔兽世界》客户端中,未经方正电子的许可,擅自复制、安装了其享有著作权的方正兰亭字库中的方正北魏楷书、方正剪纸等5款字体。以此向暴雪等公司索赔亿元,并于2009年追加至4.08亿元。2010年,终审判决暴雪等公司赔偿经济损失140万元以及相关诉讼费。

不过,在方正电子官网的方正字库知识产权用户许可协议公告中载明,将方正字体直接、格式转换或修改后用于企业名称、商标、标识的,必须事先获得方正电子公司的书面授权许可。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吴小飞(封面图自摄图网)

可惜好景不长,在进入9号弯时,刘铁铮的赛车发生了转向过度,并由此跌落至最后一名。索性紧跟其后的朱元杰反应迅速,并没有导致碰撞发生。

据了解,方正电子提出的字体版权购买价格为1.35万元,比逗文化愿意拿出4500元作为弥补(原logo设计费为3000元),其余的由上海麦苗支付。上海麦苗认为,该公司并未以盈利为目的使用字体,另外,方正电子需提供拥有字体版权的证明。

事实上,用户诟病较多的,是“微软雅黑”字体的版权。作为Windows操作系统内嵌字体,微软雅黑无需下载安装便可直接使用,在一般公众的认知里,默认其为通用字体。

据方正电子官网,方正电子现拥有中文字体452款,民族文字体97款,有88款包含21003个汉字的GBK字库,36款包含27533个汉字的GB18030-2000字库,有5款包含70244个汉字的字库。

比赛期间,有朋自远方来车队的全体工作人员时刻保持严阵以待,以全力保障车手正常参与每一阶段的比赛。而我们的专业工程师和教练团队,也会在每一场比赛结束之后及时与车手沟通、分析问题,两位车手在赛后均向车队表示,在工程师和教练团队的共同努力下,对于他们提升驾驶技巧、积累比赛经验都有着极大的帮助。

结束了上海站的前两回合较量,我们将在5月2日~4日奔赴珠海国际赛车场,参加第三~第五回合的争夺,期待您的关注哦!

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金杰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侵权分为故意侵权和过失侵权。除故意侵权,用户因过失使用具备著作权的作品,即便创作者未提前声明下载、使用需要经过允许或者付费,不管主观上是否故意,用于商业目的的,客观上也构成侵权。

天眼查信息显示,方正电子的法律诉讼共计273条,其中,方正电子作为原告的著作权类法律纠纷84条。另外,从时间分布看,方正电子的维权官司集中出现在2017年以后。此前的13年,方正电子的法律诉讼仅有25条,且未有两位数记录。

正赛第二回合位列第12位发车的刘铁铮,同样有着一个顺利的起步。在接下来的8圈正赛中,由于在圈速方面相对前方车手有着绝对的优势,刘铁铮超越前车的动作显得十分干净、利落。相比较正赛第一回合,刘铁铮在第二回合的状态明显更加稳定,充分发挥实力的他最终获得了全场第九名,为车队争取到了2个宝贵的积分。

本站比赛恰逢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第1000场分站赛,来自世界各地的车迷大量涌入上海国际赛车场,瞬间点燃了赛车场的激情气氛。对于F4的车手们来说,能够在如此重要的时刻与F1同场竞技,自然是一件十分具有纪念意义的事情,但同时车手面对如此多的观赛车迷,心理压力想必也不容小觑。

对此,王雪认为:广告公司下载使用时,明确为网络免费版;使用完成时,方正电子并未发布声明;方正电子完全具备协调搜索引擎公司禁止盗版字体下,而至今很多“迷你版”仍旧可以下载。在王雪看来,方正电子在网络渠道“诱导下载”,然后再要求侵权赔偿,实质上就是一种“钓鱼维权”。

在周日上午进行的第二回合较量中,排在第四位发车的朱元杰做出了一个近乎完美的起步。在1号弯入弯时牢牢卡住弯道内侧,抢占到了第三的位置。接下来,朱元杰紧跟一、二名之后,并试图寻找超车的机会。但他未免有些操之过急,动作幅度过大反而获得了适得其反的效果,在5号掉头弯,朱元杰失去了防守线,被身后的车手超越,重回第四。

原本练习赛时的天气还十分晴朗,谁知下午临近太阳落山的时候,赛场上却突然刮起了大风,而且气温衰减速度非常明显,这对赛车空气动力性能以及轮胎抓地表现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面对赛场天气突如其来的变动,朱元杰拼尽全力调整驾驶方式以适应赛道环境,最终将排位赛的最快单圈刷新至2:16:323,比练习赛还要快上接近2秒。

另一位来自辽宁的实力派车手刘铁铮,在赛车圈内也有着不小的名气。此次他选择加入有朋自远方来车队,首先是出于对车队的信任,其次是他想要通过在F4赛场上不断挑战自我、突破自我,从而更大幅度提升他的驾驶技巧。

方正电子把计算机字库的使用方式主要分为三种:内部使用,指个人或单位在其内部使用的终端设备上安装并使用字库的行为,包括在屏幕上显示和从打印机上输出;内置使用,指将字库文件整体或部分、直接或格式转换后,以嵌入的方式应用到网站、计算机程序或带有可视化显示功能的电子产品中;商业发布,指以营利为目的,将字体作为视觉设计要素,进行复制、发行、展览、放映、信息网络传播、广播等使用。

虽然是全场第五,但在CFGP组别中,朱元杰却排名第三。于是首次参加F4方程式中国锦标赛的年轻车手朱元杰,如愿以偿的蹬上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F4领奖台。不要忘了,他登上的领奖台,一天之后可是属于F1法拉利车队车手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的!

2019年3月,上海麦苗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上海麦苗),就收到了来自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下称:方正电子)的律师函。据函,方正电子认为上海麦苗未经其许可,在企业标识等商业活动中使用了方正字体,并要求上海麦苗或停止使用字体,或购买版权以免责。

就前述案例而言,金杰表示,使用的“网络盗版”字体,关键看字体有没有发生实质性改变,是否是进行了重新创作。如果真是“盗版”,法律意义上,“盗版方”、广告公司以及最终的使用者,都构成了侵权。具体如何认定赔偿主体以及责任大小,要看方正电子如何主张权利。

而2017至2019年3月,诉讼记录248条,且集中出现在2018年。这一年,方正电子涉及众多著作权类纠纷,被诉主体大到大型连锁超市,小到区域性小食品加工厂。在贴吧、微博、一些名不见经传的自媒体公众号,不难发现一些因无恶意侵权而被索赔用户的抱怨。

方正“钓鱼维权”成习惯?

随后朱元杰一直被身后的两名车手紧贴,几乎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在坚守了2圈之后,朱元杰在14号大直道尽头的掉头弯处失去了两个位置。接下来的一圈半,朱元杰紧随其后,一直努力尝试寻找超车的机会,但始终没能实现超车。

包括前述比逗文化在内的用户均认为,如果是付费产品,方正电子应在下载使用时就提示付费,或“不付费者不得用”,而不是采用现在这种事后索赔的“钓鱼”方式,导致用户十分被动,且容易引发不满情绪。

等刘铁铮调整好车身重返赛道的时候,前方的赛车早已没了踪影。心理素质过硬的刘铁铮并没有因此放弃比赛,而是奋起直追、越挫越勇,仅用了两圈的时间便追到了前车。在接下来的几圈比赛中,刘铁铮几乎每一圈都能超越一个前方对手,最终将成绩锁定在了第13位。虽遗憾错失积分和领奖台,但他凭借实力上演了一出力挽狂澜的超车好戏,在此期间直播镜头频频扫到刘铁铮的赛车,现场观众也是直呼过瘾。

据方正电子官网,该公司旗下明确免费的字体为:方正黑体、方正书宋、方正仿宋、方正楷体四种,其余均非免费,具体付费标准根据不同用途等有所差别。

相比之下,车手刘铁铮适应环境因素突变的能力稍微更强,并且善于利用比赛经验的他,巧妙地找准与前车之间的时间差,最终以2:15:505的最快单圈位列全场第四。同样因为对手退后发车,刘铁铮在正赛第一回合中将以第三的位置进行发车。

针对索赔的合理性,责任主体的认定等问题,经济观察报记者致电前述方正电子的销售经理王凯。“我们的索赔都是有理有据有节的,其它问题我不便回应。”王凯仅以此答复。

就Windows操作系统内嵌字体,金杰还表示,“内嵌到计算机文档里的字体,一般公众都会默认为通用的免费字体,如果就此主张权利,这对公众不公平。放在通用空间的字体,本身就是提供给公众使用,如使用需要经过权利人许可的,应该有特别提示,不提示不应该放在通用空间内,否则就是苛求公众的一般认知,按照常理思维,放在通用空间的字体对公众是可以免费使用的,这也符合公众的一般认知。”他提醒道,用户以商业目的使用特殊字体时,应该慎重,要考虑到是否可能构成侵权。

来自浙江的年轻车手朱元杰此次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参加FIA F4方程式大奖赛,然而凭借着之前积累下的赛车驾驶经验,朱元杰在F4赛场上的首秀却展现出了非常成熟的心理素质,并且其驾驶表现也得到了观众及其他车手们的一致肯定。

事实上,作为中国最早从事中文字库开发的专业厂商,也是全球最大的中文字库产品供应商,方正电子的“侵权求偿”已经屡见不鲜。

据吴晗介绍,2016年,上海麦苗公司官网上线,网站沿用了该logo。2019年2月前后,方正电子上海地区的销售经理王凯以电话方式告知上海麦苗侵权,要求侵权赔偿,并建议其以买断字体版权的方式免责。上海麦苗“拒不配合”后,收到律师函。

F1法拉利车队维特尔同款领奖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