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镇平南村是南宁市江南区的九个贫困村之一,由于该村远离南宁市区,加之土地贫瘠、产业单薄等原因,成为贫困村。

自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平南村“两委”在第一书记的带领下,坚持把发展和壮大村级集体经济放在首位,依托延安镇“特色农业生态镇”发展目标,以“项目+产业”为抓手,深挖本村优势资源,争取发展项目资金,积极引进龙头企业,利用扶贫资金先后引进了大青枣扶贫产业基地的特色产业项目,并盘活村集体资源,多渠道促进村集体经济增收、带动了贫困人口就业。

“1月11日,大部分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就已经试图开发疫苗了。”在15日的白宫讲话中,美国领导人说出的这个日期,犹如一枚深水炸弹震动全球舆论界。

面对当前超过8.8万美国人死于疫情的人间惨剧,一口吞个旋风的美国政客们依然在自吹自擂,沉迷于用更大的谎言来圆之前的一个个谎言。这究竟是谁人的悲哀?富兰克林有句名言,失足你可以马上恢复站立,失信你也许永难挽回。随着越来越多的事实浮出水面,美国政客再怎么费尽心机,也只能是左支右绌、按下葫芦起了瓢。世人且看美国政客这部大片如何演下去吧!(国际锐评评论员)

平南村大青枣基地目前种植大青枣106亩、套种火龙果10亩,平南村通过扶贫资金入股撬动基地的发展,获得每年不低于3万元的集体经济收入。企业坚持反哺该村脱贫攻坚工作,每年吸纳400多人(次)到基地做临时工,优先使用建档立卡贫困户,2019年共发放工资40多万元。(郭超前)

一个谎言的开始,意味着要用更多的谎言去自圆其说。在美国政府疯狂“甩锅”嫁祸中国捉襟见肘之时,美国领导人一不小心“说漏嘴”的这句话露出了更多马脚,这让人们看清:隐瞒美国疫情信息的,正是那些天天“口吐莲花”的美国政客们!显然,他们在知悉疫情信息后拖了两个月才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可怜的美国民众,就这样被这些眼里只有选票、股票和钞票的政客们愚弄至今、耽误至今。

经过几年的努力,平南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7年底实现整村脱贫摘帽,贫困发生率由2015年底的12.20%降到2019年底的零,贫困人口142户526人于2019年底全部实现了脱贫摘帽。

据美国多家媒体报道,今年1到2月佛罗里达州有多达171人疑似或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最早可追溯到1月1日,这些人也都没有疫情相关地区旅行史。佛罗里达国际大学流行病学教授特雷普卡博士认为,有更多证据显示该州可能在1、2月就已经出现新冠病毒。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佛罗里达州政府竟然在5月4日从官网上删除了全部171个病例的信息且没有给出任何解释。他们到底在掩盖什么?

平南村大青枣扶贫产业基地出产的大青枣个大、味甜,现已成为南宁市明星扶贫产品。“今年年初,受疫情影响,销售额减收一半,不过我们这里种出的青枣质量好,市场认可度高,我对接下来的销售很有信心。”看着眼前长势喜人的大青枣树,该基地的负责人莫超雄笑意满满,他表示,基地从发展至今,一直得到延安镇和江南区的大力关心与支持,为脱贫攻坚尽一份力是扶贫基地应尽的义务。

美国领导人关于疫苗研制的时间信息,还为其境内扑朔迷离的疫情发展时间线增加了更多新疑点。人们更相信的是美国的疫情发生时间远远早于官方宣布的日期。事实上,从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3月中旬承认部分流感死亡病例实际感染的是新冠肺炎,到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市长梅尔哈姆4月底透露自己去年11月就感染了新冠病毒,再到加州圣克拉拉县公共卫生部门检测报告显示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出现于2月6日且没有任何已知的旅行史、比美官方宣布的首例死亡病例提前三周——美国新冠疫情起点早就疑云重重。

据悉,美国顶级疾控专家的集体“失踪”,与新成立的白宫新闻团队不无关系。4月,凯莱·麦肯阿尼被任命为新的白宫新闻秘书,她曾告诉记者白宫疫情简报会将会出现“新的面貌”和“新的关注点”。现在来看,麦肯阿尼的所谓新面貌,就是让专家们科学理性的声音从电视上消失!美国政客们的政治私利已经将科学界踩到了脚底。

对此,国际舆论纷纷提出质疑,美国领导人说从1月11日开始研制疫苗,但此前他称直到1月底才知道新冠病毒,试问哪个说法是真的?更有网民嘲讽,美国政府直到3月13日才采取保护公众的行动啊!“大炮连天”的美国政客究竟是在真防疫还是在演大片?

正如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所指出的,抗疫开始迄今,美国抗疫故事每天似乎是围绕着行政权力而展开。世界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近日也发表题为《把权力还给美国疾控中心》的社论感叹,美国联邦政府已经将美国疾控中心的权力压到了角落里……隐瞒信息、压制科学、保全私利、逃避质疑、栽赃陷害,这几乎成了美国政客应对疫情的“二十字箴言”,也让人们看清导致美国疫情悲剧的根源。

图穷匕首见。美国政客已经撕掉了伪善的面具,对政府内凡有质疑者,毫无忌惮地予以威胁,直至解雇开除。与此同时,不遗余力地打压顶级医学权威,让他们从电视上和公众面前“消失”。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白宫近期加强了对信息传播的控制,“美国顶级医学专家们已不再出现在国家级电视台的新闻采访中”。

比如,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协调员黛博拉·博克斯博士最近一次接受CNN采访还是在5月7日;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上一次出现在CNN的节目是在5月4日;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局长史蒂芬·哈恩在4月28日接受福克斯新闻频道主持人采访后,便未在国家级电视台露面;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上一次接受国家级电视台采访还是在4月17日……

人们注意到,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日前在国会作证时表示,美国疾控中心早在1月2日就与中国疾控中心取得联系并进行了探讨。北京时间1月12日,中国向世界卫生组织分享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为全球开展疫苗研发、药物研究、疫情控制等奠定了重要基础。考虑到时差,美国领导人既然称当地时间1月11日就开始疫苗研究,这至少说明美方已经第一时间获得了中方分享的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对公众隐瞒真实疫情,甚至倒打一耙反诬中国信息不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