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社区成为疫情防控的坚强堡垒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牵动所有人的心。在战“疫”一线,既有冲锋陷阵的医务工作者,也有数不清的社区工作人员,共同筑起了抵御病毒的坚实堤坝。

在疫情防控中,社区需要获得必要的授权。居委会、村委会都是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虽然承担了一些行政职能,却并非行政执法的主体,在病疫防控、防灾救灾等应急管理中的职责也缺乏明确、详细的规定。社区物业管理人员和业主组织是社区防疫工作的重要力量,但他们一定程度上受到资源配置、人员紧张等条件的制约。再加上普通社区一般不具备防灾、防疫的成熟经验和能力,这就导致社区采取的各种临时措施尽管有效,但并不十分理想。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个别人对社区疫情防控不理解、不配合的现象。因此,有必要通过科学、合法的方式授予社区在疫情防控中必要的权限,进而提升社区在紧急状态下采取必要措施的能力。

中国稳外贸为全球供应链注入正能量。不少行业,一个关键零部件缺了都可能导致整个供应链停滞。疫情蔓延让全球供应链不可避免受到影响。中国积极组织外贸企业复工复产,努力稳定全球供应链。比如,在防疫物资供应方面,世界各国对中国防疫用品需求量越来越大。中国工厂夜以继日生产,为全球抗疫提供物资。截至4月8日,已经有58个国家和地区以及4个国际组织与中国企业签署了医疗物资商业采购合同,还有71个国家和10个国际组织正在与中国企业开展商业采购洽谈。

在当天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赵立坚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问题上,作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应该做的是向全世界说清楚,“美国为何在1月到3月的漫长时间里不采取有力的防控举措?为何在很长时间里反对人们戴口罩?为何未能抑制美国疫情快速上升的势头?蓬佩奥有责任向国际社会讲清楚。”

赵立坚同时称,在台湾、香港事务上,蓬佩奥最好先搞清楚美国的国土范围到底是哪里,不要动辄干涉别国内政,否则他一定将碰壁。

又到了春季植树造林大好时节,结合当前疫情防控形势,北京市减少了大型群众性线下义务植树活动。目前市民可利用北京市“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平台,就近便利多样地完成自己的义务植树义务。

据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联络处处长杨志华介绍,按照全国绿化委员会“建设好各类义务植树基地,逐步建立国家、省、市、县的基地建设体系”的工作要求,自2017年开始,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结合北京实际,启动实施了北京“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国、市、区、街乡、村社五级基地体系建设。经过三年建设,目前北京已建成共青林场、八达岭林场2个国家“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基地,六合庄林场、京西林场、首都“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房山)基地3个市级义务植树基地,在朝阳、通州、顺义、西城、东城、大兴等6区建成了8处区级“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基地和全市16区的61家园艺驿站(村社级基地)。

侯文亮指出,建设大寨博物馆是晋中市委、市政府交给昔阳的一项重要任务,是县委、县政府传承弘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精神,致力打造大寨景区旅游龙头的重大举措。举行大寨博物馆项目开工奠基仪式标志着项目建设进入实质性阶段,标志着大寨博物馆开放进入了倒计时。昔阳县将把大寨博物馆作为头号工程,用心用情用力建设好、使用好、管理好。

在疫情防控中,社区工作人员需要获得相应的物资与心理保障。社区工作者每天都会接触各类人员,受到病毒感染的风险相对较高,这就需要把保证社区工作人员健康和安全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特别是优先保障基层工作人员的防护物资,妥善解决好防控一线工作人员御寒、值夜、交通等问题,免除一线工作者的后顾之忧,确保他们心无旁骛投入工作。同时,社区工作人员由于长期驻守一线,工作负荷较重,还要面对许多突发事件和病毒暴露风险,往往也承受着较大的心理压力。因此,需要为社区工作者提供相应的心理疏导,加强人文关怀,确保他们的心理健康。此外,还要坚决摈弃基层治理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切实为基层干部、社区工作人员减负,让他们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实际工作中去。

社区是防疫抗疫的前沿阵地,社区工作人员同样是一线工作者,理应获得更多理解和支持。经历此次疫情,我们可以更加深刻地理解社区在疫情防控中的功用和价值。因为疫情而激发的社区治理能力,将凝结为社会发展的有益养分,助推实现基层治理现代化。

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市调研指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时强调,全国都要充分发挥社区在疫情防控中的阻击作用,把防控力量向社区下沉,加强社区各项防控措施的落实,使所有社区成为疫情防控的坚强堡垒。与医务人员主要负责救治患者的任务不同,社区工作人员的职责和任务相对繁琐和分散。从守路口、测体温、轮班巡逻,到逐户排查、普及防控知识、消毒杀菌……自疫情发生以来,广大基层干部、普通志愿者、物业工作者,为阻断病毒传播作出了重要贡献。这启示我们,要更加重视社区在疫情防控中的基础性作用,并通过相应的制度和政策为完善社区防控体系提供支持和保障。

中国稳外贸仍面临挑战。看国内,外贸企业上下游协同不畅、人工成本增加、资金周转紧张等共性问题依然突出。看国外,国际市场需求增长乏力,疫情导致航班、海运等国际物流受阻,清关难度加大,贸易促进活动受限等现实问题凸显。全球范围内保护性措施有增加趋势,为外贸企业开拓国际市场带来不确定性。未雨绸缪,前瞻性、针对性解决问题,让“出口出得去,进口进得来”,方能更好地应对冲击和影响。

开工奠基仪式现场。张晓峰 摄

大寨博物馆建设项目开工奠基仪式现场。张晓峰 摄

此次太阳宫地区街乡级义务植树基地的建立揭牌,填补了全市的空白,使北京市义务植树尽责基地体系更加完整,服务市民履行植树义务的能力得到增强。

(作者为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大寨博物馆项目设计充分借鉴大寨代表性建筑物火车皮窑洞的线形特色,以简洁有力的条形筒拱为母体,沿大寨景观路横向展开,层叠向上体现梯田元素,融合自然山势,体现生态友好。大寨博物馆展陈将充分展现英雄的大寨人民“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奋斗精神和对幸福生活的美好追求。建成后的大寨博物馆将打造成中华农耕文明传承示范基地、全国社会主义红色教育研学基地、大寨文化旅游深度融合牵引龙头和昔阳全域旅游示范区新引擎。(完)

中国稳外贸应继续打好“组合拳”。首先是加快推动外贸企业复工复产,帮助外贸企业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支持企业全力保市场、保订单、保履约。同时,要对“深蹲”外贸企业“扶一把”,加大金融、保险、财税等支持力度,推动解决成本上升、资金链紧张等问题,让外贸企业减负前行。另外,越是面对压力,越要坚定走贸易高质量发展之路,加快外贸领域科技、制度、模式创新,优化国际市场布局,挖掘外贸新增长点。

据悉,北京市各级“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基地都实现了全年接待市民开展春植(造林绿化)、夏养(认种认养)、秋抚(抚育养护)、冬防(防火防寒防病虫害)等义务植树尽责活动,大家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在合适的时间就近选择身边的尽责基地,体验8类37种尽责形式。市民也可以在“首都全民义务植树网”选择线上捐资捐物或认种认养来以资尽责。

在疫情防控中,社区需要被进一步赋能,提高工作效能。一方面,要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将社区中的党员、志愿者、普通居民以及业委会、物业公司等充分动员起来,集中资源和力量,分工合作、协同作战。另一方面,社区工作也需要善用现代信息技术,充分利用社交媒体、人工智能、信息系统等工具,实现对社区内与疫情相关信息的动态跟踪和管理,从而提升社区工作效率,实现“人防+技防”的双重效果。

(作者为本报评论员)

据杨志华介绍,2019年北京市143个义务植树接待点栽植各类树木50万余株,2.4万亩林木绿地得到抚育,697株古树和养护树木480万余株其它树木得到认养,满足了社会各界多种方式尽责需求。2020年北京计划增绿20万亩,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将继续以多种形式深入开展首都全民义务植树运动,市民一起共建绿色家园。(完)

据了解,大寨博物馆项目总投资1.6亿元,占地70余亩,建筑总面积10381平米,其中主体建筑面积9996平米,建筑高度23.5米。上海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担纲建筑设计,山西四建集团承建施工;上海风语筑文化科技公司和长沙广大建筑装饰公司组建联合体,负责展陈设计和布展施工。主体建筑工程今年底竣工,布展任务将于明年6月份完成。

目前,该基地的网络平台已经基本具备网络发布活动公告、预约登记、活动组织开展、证书发放等功能。太阳宫地区市民通过网络平台预约后,可通过公共交通、骑行、步行等绿色出行方式,到基地体验线下尽责,尽责完成后,将会获得义务植树尽责电子证书。

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世界经济发展特别是国际产业链恢复面临新的挑战,中国稳外贸压力的大小和期限,尚难定论。但是,只要坚持打好“组合拳”,让出口出得去、进口进得来,中国就有望稳住外贸基本盘,助力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

中国稳外贸势头良好。国内疫情暴发后,外贸企业一度面临复工难、订单履约难等问题;国外疫情蔓延后,外贸企业又迎来外需不足、订单延迟或取消的挑战。针对复杂严峻形势,中国及时出台一系列政策,帮助外贸企业纾困解难。3月份以来,中央层面多次部署稳定外贸工作。4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再新设46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支持加工贸易、举办网上“广交会”等,打出一连串政策“组合拳”。目前全国超过76%的外贸重点企业产能恢复率超过70%,前期因延期复工积压的出口订单陆续交付,政策效应逐步显现。4月14日,海关总署发布数据显示,中国3月份出口同比下降3.5%,进口同比增长2.4%,进出口状况均有所改善。

郭凤莲讲到,把大寨红色资源保护好、传承好,让后人永远记住这段历史,永远记住大寨故事,是多少代大寨人梦寐以求的心愿。大寨博物馆的建设,既是昔阳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一件大事,更是推动大寨发展的一件好事实事。大寨博物馆建在大寨,大寨人将以最大热情、最优服务、最强支持,全力配合项目建设。